螺杆泵

全国免费热线: 400-0011-1159
导航菜单

螺杆泵技术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今天在公众号偶遇“理想生活”的作者miko woo,有些感慨,那两年论坛铺天盖地的同行(老人、新人)找我吐槽、八卦、聊点技术;那时候大家都差不多,没有谁过的比谁好,都在徘徊煎熬。

         早先看miko woo写过关于浆料的文章, miko兄应该不是从事工艺岗位的,有些论述我取自几本书籍,miko兄只是简单引述并没有解释,其实对于工艺工作意义并不大,不经历实践无法理解那几句论述。不过就算解释清楚,也不适合运营号的需求。

没有风花雪月、没有高大上,就是枯燥、陈旧,它就是很多工艺技术工作的常态。工艺的很多技能看似无用,却又在关键时候离不开它;看似独一无二的解决手法,却又无人能编出行业“葵花宝典”普度众生。只因它确实是千变万化又有艺术创作的一项工作。

很多朋友喜欢看我的文章,很大一个原因应该是我所述的经历总是独一无二有波澜却又放之四海皆有共性;这篇同样写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算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在13年开始的苹果时代、14年开启的新能源补贴大幕正式拉开了行业的盛宴。曾经的黄埔军校ATL荣登消费类电池一哥,CATL也借势三元动力的潮流赶超日韩。而12年的时候,ATL宁德新厂的工艺和研发实力并没有与同行拉开明显距离。今天讲的就是碰巧有那么个事。

关于脱泡机的故事——

如今的万好万家机械已经是搅拌机的前三甲,而彼时也只是借势primix回国的团队和孔老板的投资站住了脚跟,后来拿了桑顿的大单开始了征程。

陈总是个有魄力的人,作为行业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在脱泡机这事上特别让我敬佩。

12年4月的时候,他从哪儿(后来展会碰到个人说仿的他们的,我也忘记是谁了)仿了一台脱泡机,反正拿到那东西的验证任务我是蒙的,一起的龙哥也是蒙的,我们电池部门都蒙的,都心想,这玩意有个毛用,谁用谁脑残吧。

查了很多资料也折腾了一个星期,确实有点效果,做了个实验报告如下,打发走了,心想再也不见啦,好开心。

然而,半年以后,说给ATL有上百万的订单,但是脱泡效果不行,龙哥在那边搞了近一个月没搞定,ATL下了最后通牒,啥时候再搞不定就要退货了。而且这订单好像是景工媳妇接的,所以那设备又拉到我们手里继续实验了~~

据龙哥描述,当时ATL新建挤压涂布线,负极各种露箔,直接大批量整卷报废,据说龙哥实验废掉了大几十万的料,他说那话时候唉声绝望的神情我还记忆犹新~~

后来我们又搞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实验,做了个实验计划,天天搞的满手NMP,戴着手套,皮都被NMP浸皱了,那气味真是,我中毒最深的估计就那一个周了。几个人试了各种方法还是没解决,那天保木(日本顾问,陈总的好友)来,寒暄了一下,说辛苦你们了,然后打电话给陈总吐槽了一番,告诉他这玩意不行巴拉巴拉。陈总,听了估计也是伤心了放弃了吧,心中一直念着的最后希望没了。剩下我跟龙哥,临近下班,也打算泄气不搞了。

不过,越到最后想放弃的时候,越想再豁出去尝试一下,龙哥说再试最后一次,好吧,搞完彻底拜拜。然而狗屎运出现了,听觉明锐的我在真空的时候发现的转机,这次接的球阀好像漏气(半年前是单机,不带螺杆泵?),然后反复确认卸掉球阀以后,我们俩都激动坏了,六点多了,陈总跟景工过来确认,我俩给演示了一下,那段澄清透明完全无泡的视频我还保留着。

后来,他们去ATL实验过了,设备也买了,不过工艺靠自己其他的努力提高到了理想的目标。故事到这里,旁观者很难感受到励志的成分对吧?

那么多年以后的今天,脱泡机的普及、ATL的壮大,或许可以从这个示例管中窥豹。

关于气泡问题的研究,我还没见过ATL以外的第二家企业投入深入研究;这几年满天飞的公众号也并没有看到相关阐述,我看惯了大大小小各种厂,能够深刻认识气泡控制重要性的寥寥无几,当然更多的企业也无须深入研究。

附上这份,估计除了论坛老人都很少有人见过的报告。

晚安,每一位加班在产线攻克难关的同仁们,能熬出头的我觉得还是不做工艺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