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

全国免费热线: 400-0011-1159
导航菜单

公司新闻

【旧闻翻新】当年一篇介绍基建工程兵00274部队机修连为加速国防建设大搞技术革新的事迹的报道

★军魂永驻

风采再现★

导语:这是1977年4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东人民广播电台、科技日报、基建工程兵报等刊播过的长篇通讯。当时机修连所在部队专门组织收听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在部队引起了强烈反响,对部队鼓舞很大。该文印刻着浓烈的时代记忆,读起来倍感亲切,相信能把战友带回当年那火红的军营。

原文标题 :

《他们在向国防现代化进军――――介绍基建工程兵00274部队机修连为加速国防建设大搞技术革新的事迹》

图为00274部队机关营区

跨进基建工程兵OO二七四部队机修连,耳闻目睹的便是一派弧光闪闪,机声隆隆,铁锤叮铛的大搞技术革新的繁忙景象。许多通过机修连革新、改造过的机械设备布满了各个车间、班组。它们尤如一朵朵绚丽的鲜花,迎接全国科学大会的胜利召开。

这个机修连,担负着全团战备施工机械维修、零部件加工等繁重任务。每年他们在努力完成上级下达的机修任务的情况下,还不断对部队的施工设备进行改造,大搞技术革新活动。从1972年以来,他们年年搞革新,班班有贡献,搞成了大小技术革新55项,122台(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革新奇迹,誉为部队长期坚持搞革新的先进单位。下面介绍的是其中几个片断。

轻巧方便的“螺杆水泵”

“小小螺杆泵,轻便又适用,山高坡陡易搬迁,连队施工实在好”。这是来自兄弟施工连队对机修连革新成功的螺杆水泵的一首赞扬诗。

长期以来,机修连所在部队在施工中使用的水泵都是800公斤以上的重量,每次施工转移,水泵搬迁都得要16个人抬,遇到道路崎岖,山高坡陡,搬迁十分困难,很不适应大干快上的需要。机修连的指战员们很早就想革新它了,但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他们的这种想法迟迟不能实现。打倒“四人帮”,人们喜洋洋,思想大解放。1977年初,机修连党支部把改革水泵列入支部工作议事日程,特分工支部委员、排长罗甲平负责革新水泵的工作。

革新水泵,罗排长曾经考虑了一个自造螺杆水泵的方案。但自造螺杆水泵需要懂得许多有关这方面的业务知识,还要一个造螺杆水泵的专用铣头。以前,由于“四人帮”“白专道路”的影响,罗排长不敢下狠心克服困难,因而使这个方案一直没能实现。打倒“四人帮”后的今天,罗排长在连党支部的大力支持下,重温了马克思关于“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的伟大教导,受到了极大的鼓午和鞭策。他想:任何发明创造,都要不畏劳苦,勇于登攀才能成功。于是,他知难而进,奋勇登攀。有的技术不懂,就写信向有关单位要来资料;没有造螺杆水泵的铣头,他就因陋就简,自力更生做了一个铣头。

解决了设备、工具和资料,这仅仅是克服了制造螺杆水泵中无数个困难中的一个,还有许多更难更艰巨的困难在后头。就拿车螺杆水泵上的螺杆来说吧,它需要车床做每分钟一转的慢速旋转,而装有刀具的铣头要以每分钟一千转以上的高速旋转并做直线运动。这就要求车螺杆的同志要有高超的车工技术,要眼明手快和几种速度的严密配合才能车出螺杆来。但车这样复杂的机件,在机修连的所有车工中还没有谁干过先例。因此,要车出螺杆来困难很大。但罗排长信心百倍地说:路是人走出来的,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革命战士就是要破除顾虑,解放思想,敢做前人沒有做过的事,敢攀前人没有攀登过的高峰。于是,他带领车工班长冯正学和老战士张云保大胆地车起螺杆来。可是,他们一开动车床,注意了做这个动作,又忘记了做那个动作;注意了铣头高速旋转,又忘记了它的慢速前进,几个动作怎么也配合不好,操作很不得心应手,致使开始车的两拫螺杆报了废。在这种情况下,是知难而进,还是知难而退呢?他们坚信: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夜深了,他们还在利用废料试车;中午别人休息了,他们还在进行各种速度的配合和各种动作的操作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他们一个星期的反复试验,精心操作,终于车出了合规格的螺杆。就这样,罗排长和战友们克服了一个个困难,攻克了一道道难关,终于在1976年国庆节前夕成功制造出了螺杆水泵。它结构简单,轻巧好用,与原来那种800公斤重的水泵相比,重量减轻五倍多(螺杆水泵为150公斤),抽水量和原来一样,受到施工连队的热烈称赞和部队推广。

应用自如的“摇臂钻床”

“隆……隆……隆……”,摇臂钻床开始工作了。只见它随着人的操作,时而钻直孔,时而钻斜孔,时而钻横孔……,360度的任何孔位都可钻。看到这应用自如的摇臂钻床,人们无不称赞机修连的指战员们是不畏劳苦搞革新的人!

机修连在修理机械设备的过程中,每年要碰到许多大型机架、机壳和笨重的机座需要钻各种各样的孔。而以前机修连只有一台立式钻床,这种钻床只能钻直孔,不能钻斜孔。如要钻斜孔,只有把被钻物体垫固成需要的斜形才能完成。并立式钻床是固定的,因此,如被钻物体需要钻许多孔的时候,就得将物体移动和垫固好几次,这,要是小型轻便的物体还不要紧。如果碰上上千斤重的机座需要钻孔时,那就麻烦了,最少要十来个人围着它钻孔。如果物体需要钻的中心孔位距离超出了200毫米,在这台立式钻床上还不能钻,这时,只好拿着小台钻蚂蚁啃骨头地干,既费时,又费力。这种落后状况,机修连的指战员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想:能不能想个办法改变这种落后状况呢?那时,正值全国四屆人大会议召开,敬爱的周总理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要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喜讯传到连队,机修连的指战员们无不欢欣鼓舞,心潮激荡,决心革新钻床,以实际行动落实周总理提出的宏伟目标。

要革新钻床,究竟从那里开始呢?不久,连队组织部分骨干到某地参观,在一个工程处发现一台比较先进的钻床受到了启发。这些骨干回到连队后,立即向连党支部做了汇报,决心在仿照别人经验的基础上,再根据本部队的需要,制造一台摇臂钻床。他们的想法立即得到了连党支部的大力支持,决定由付连长罗笃卿和其他几个战士组成攻关小组。就这样,一埸制造摇臂钻床的战斗在机修连打响了。他们有的技术不懂,一方面自己讨论攻克;一方面到工程处去取经学习;零部件欠缺,他们就用废料铸造。经过他们二个多月的努力奋战和工程处同志的指导协助,不但拿出了设计方案,而且还铸造出了摇臂钻床的上千个大小零部件。

前进的道路是不平坦的。当他们把零、部件铸造出来之后,因机修连没有大型的车床和刨床,摇臂钻床的机座、主轴等几个大型的部件在本连无法车好和刨平,只有到相距三公里多路远的兄弟部队去求援。但当时兄弟部队的车、刨任务也很重,白天根本抽不出车床来让他们使用,怎么办?付连长罗笃卿和担负车、刨任务的车工战士李兴富、韩志远响亮地提出:为了尽快造出摇臂钻床,为大干社会主义出力,白天不行晚上干,拼命也要完成这几个大件的车、刨任务。于是,他们每天披着星星去,带着早霞归。经过他们连续一个星期的夜以继日的紧张战斗,终于完成了机座、主轴等几个大件的车、刨任务。就这样,机修连的指战员们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奋战,终于安装成功了摇臂钻床。经过试用,令人十分满意。它灵巧轻便,应用自如,可在各种大型机架、机座的任何位置钻各种各样的孔,与原来那种立式钻床相比,工效提高十多倍,为加速国防建设做出了贡献。

一床多车的“多用车床”

在机修连的车间里,安装着一台引人注目的“多用车床”。每当大家听到车床机声隆隆,看到刨屑飞舞的时候,无不称赞车工班的战士们是敢于革新,勤于动脑的“革新闯将”。

过去,机修连因没有“多用车床”,许多零配件要经过好几道工艺,要换好几台车床才能加工成。既费人力,又费时间。很不适应战备施工生产的需要。1975年,在全国四届人大精神鼓午下,机修连车工班的同志们提出了自己设计、自己制造“多用车床”的大胆设想。他们认真学习敬爱的周总理在四届人大会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深刻领会周总理提出的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更加鼓午了斗志。共产党员李兴富,是一名从事了多年车工工作的老战士,在制造“多用车床”时他主动承担设计研究工作,他利用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和集中全班战友的智慧,很快绘出了设计草图。但草图绘制出来后,由于连队条件差,设备不足,在制做模型的问题上就卡了壳。车床的床座按设计要求有一米多长,0·8米宽,0·6米高,要翻砂这个将近一立方米的床座,单钢水就要400公斤,而连队“电渣溶钢”炉一次才能溶80多公斤,因此怎样解决这一矛盾,把床座翻砂出来呢?在困难面前,车工班的同志们以坚韧不拨,百折不挠的精神,主动和翻砂车间的同志一道研究出了一个“钢水保温”的办法,使几炉钢水全部溶好后,一齐倒进摸型内,终于翻砂成功了床座。就这样,他们在翻砂车间同志们的支援下,只用了五天时间就翻砂出来了“多用车床”的全部部件。可是,当“多用车床”安装好试车时,又出现了卡盘和皮带轮“打架”的矛盾,达不到质量要求。

怎么办?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车工班的同志们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实践论》,聚集在车床旁,对出现的这个矛盾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分析和研究。通过分析感到:车床一转动就出现卡盘和皮带轮“打架”的现象,是因为二者相隔太近和皮带轮太大所引起的。原因找到后,他们马上动手减小了皮带轮的直径,重新调整了各部件之间的位置。就这样,他们经过六个多月的反复实践,辛勤劳动,终于制造出了自己设计、自巳安装的“多用车床”。这台“多用车床”可以车出部队施工机械上的一千多种零配件,以前要经过多种车床才能车出来的东西,从此在这一台车床上就可以完成。大大节省了人力、物力,为部队战备施工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受到指战员的高度赞杨。

图为机修连车工班战士彭承湘在操作车床

硬模代砂模的“离心浇铸”

“离心浇铸”是翻砂车间用动力硬模代替砂模的一种技术革新。以前,机修连翻砂车间都是用砂模浇铸零部件,由于制造砂摸工序多,劳动強度大,效力也很低。就拿浇铸钢砂钻头来说吧,以前浇铸成一个钢砂钻头要经过配砂、造型、涂料、烘烤,还要用石英砂、红糖、耐火泥、锯木粉等配制成芯型。所以,翻砂车间的5个同志就是苦战一个星期,也只能浇铸10来个钢砂钻头,并且用砂模浇铸出来的钢砂钻头麻麻点点,气孔繁多,质量很低,有时还因砂模内壁坍塌,至使零部件报废……。这使机修连的指战员们心情是多么的不平静啊!他们常想:能不能想个办法改变这种落后状况呢?

这时,党中央作出了要在“五一”节前召开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决定。机修连的干部战士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和鞭策,他们乘着东风,人人想办法,个个出主意,提出了用“离心浇铸”改变翻砂车间落后面貌的大胆设想。并表示:要在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之前,一定搞成这项技术革新,以优异成绩迎接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召开。付连长罗笃卿更是信心百倍,干劲十足。他主动承担设计“离心浇铸”草图的任务。罗付连长虽然是一个从事了多年机修工作的老同志,但他要完成“离心浇铸”草图的设计任务,困难还是很多的。但罗付连长怀着一颗为大干社会主义多做贡献的红心,把困难一个个踩在脚下。有的技术不懂,他就向连队其他同志请教;时间紧迫,他就战白天,抢黑夜,经常忙到深夜,饿了啃个馒头;困了用凉水洗把脸,头脑清醒了继续干。这样,罗付连长只用了十天时间就绘出了“离心浇铸”机的草图。

“离心浇铸”机的草图绘出来了,但当时图纸上需要的大部分机件设备仓库都没有货,怎么办?指战员们十分清楚,这是过去“四人帮”严重破坏国民经济留下的后患。因此,他们把对“四人帮”的刻骨仇恨化为克服困难的巨大动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条件搞革新。没有机器,他们就用其它废旧机器改装成;没有零部件,他们就从废料堆里找来废旧钢材加工。这样,“离心浇铸”机的全部设备,除了电动机和模具料是从仓库领的新料外,其它都是指战员们用废旧钢材加工、装配成型的,为部队节约了大笔资金。

在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胜利召开的日子里,机修连的干部战士自已设计、自已安装的“离心浇铸”终于成功了。只要把机器一开动,钢水往模具里面一倒,几分钟就成型了。再也不要繁琐、笨重的砂模浇铸了。工效由原来5个人一星期浇12个提高到5个人一星期浇90多个,提高工效8倍多,达到了优质、高产、低消耗的特点,受到上级党委的表彰,并推广了他们的革新成果。

图为机修班部分战友合影

部分图片源于《基建工程兵》

作者简介:

谭春湘,男,湖南省新邵县人,1952年生,1972年入伍,曾在基建工程兵铀矿地质部队、磷矿化工部队、武警交通部队服役。在部队期间,历任战士、宣传干事、宣传股长;1987年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工作后,历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报社总编、社长等职。曾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解放军报、基建工程兵报、湖南日报等数十家新闻单位播发新闻、通讯上千篇,数十次被部队和地方新闻单位评为优秀新闻工作者。